11
页面
游击队队员在任何地方都将这件故事记下来了。这本手写的杂志都有许多图片和幽默故事。游击队队员有时候将这本杂志放在弹药箱里。这样一来,目前,我们可以对此进行了解。
"1944年5月18日,在从纳粹军队的优势部队撤退并陷入困境时,在佩里斯坦和科博里其之间河流中,1号布尔什维克支队的3号游击队的手稿及其他的文件被淹没。后来,该手稿被晒干。"
创造和保留:
拯救游击手稿的方式
"白罗斯"游击队的1号布尔什维克支队的编辑巴图尔奇科提到了拯救游击手稿的事件。像其作家一样,游击手稿只好在严酷的战争条件下"生存"。一旦进入封锁,游击队员将其埋在地下的弹药和炮弹箱中或淹死在水中。游击队员只能希望该手稿能够活下来……"
"白罗斯"游击队队员的业余文娱活动(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除此之外,必须对2号明斯克游击队的库图佐夫支队的游击手稿的创造和拯救过程给予重视。这件事情与夫妻格里戈里•迪爹恩科和季娜伊达•迪爹恩科有关。
2号明斯克游击队的库图佐夫支队的游击手稿"库图佐维茨"(1944年)
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迪爹恩科于1917年出生于卡拉干达区库尔干市。在战争开始之前,他在沃罗涅日国立戏剧学校剧院读书。此后,他被征召入伍。迪爹恩科与其哥哥彼得一起在白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内务人民委员部边防部队的歌舞团服役。那时,迪爹恩科背诵诗歌和担任音乐会的主持人。
1941年6月,该乐团在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首都巡回演出。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给其心爱的即将生孩子的妻子写了感人而温柔的一封信。
白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内务人民委员部边防部队的歌舞团的军人(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格里戈里•迪爹恩科和季娜伊达•迪爹恩科有关(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亲爱的小宝贝,你会在产科医院阅读这封信。亲爱的季娜,也许收到这封信时你已经是一位母亲?亲爱的,在这一段时间内,我就在你的旁边,不过你看不见我……"

格里戈里迪爹恩科向其妻子的一封信的片段(1941年)
女儿阿拉在战争开始前两周就出生了……1941年6月22日,实际上,这个乐团位进入了敌人的后方。艺术家决定了以小组的形式跨越前线。格里戈里•迪爹恩科设法抵达明斯克并会见其家人。
迪爹恩科夫妻在比亚威斯托克(1941年)。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格里戈里•迪爹恩科的朋友帮助他在明斯克获得临时护照并找到工作。1943年2月,迪爹恩科的家人加入了2号明斯克游击队的库图佐夫支队。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提出了关于在支队中建立小乐团的倡议。其参与者用言语和歌声来提高同志们的士气。
加斯捷洛游击队队员休息(1943年春季)。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支队的同志们、游击队员、指挥官和政治工作者!在指挥官的倡议下,我们将创造关于库图佐夫游击分队的生活和战斗活动的故事、散文和记忆的一本书……只有在所有游击队员的积极参与下,我们才能充分展示该分队的所有战斗事务并记下我们的战斗事务。请向编辑提交资料。"

2号明斯克游击队的库图佐夫支队的游击手稿"库图佐维茨"的片段(1944年)
与此同时,迪爹恩科及其同志们从事创造"库图佐维茨"手稿并发行了13期杂志。在其页面上,作者介绍游击队员的命运和日常生活。此外,迪爹恩科经常发表了其歌曲和诗歌。
手稿的编辑甚至与读者建立了反馈,在第五期杂志上提出了撰写关于期刊评论的请求。
"该手稿的设计和内容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该手稿非常正确地照亮了我们的生活和在敌人的后方中所举行的斗争。它教我们热爱祖国。"

2号明斯克游击队的5号库图佐夫支队的游击手稿"库图佐维茨"的反馈(1944年)
在白罗斯解放前不久,2号明斯克游击队被封锁。迪爹恩科夫妻将该手稿埋葬在树林中。在与红军联系后,手稿从缓存中移除并送到白罗斯游击运动的总部。1945年,剩下的九期杂志被转移到卫国战争博物馆。
后来,季娜伊达迪爹恩科回想这场严峻的考验。法西斯分子使游击队员在沼地呆三天。季娜伊达抱着三岁女儿的头。幸运的是,昆虫浸透和饥饿的女儿能够下去……
白罗斯解放后,迪爹恩科夫妻回到明斯克并在白罗斯国家爱乐协会工作。1947年,格里戈里•迪爹恩科开始担任艺术家并于1963年被授予白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荣誉艺术家的称号。迪爹恩科在很长时间之内作为白罗斯艺术界的重要任务之一。
迪爹恩科夫妻及其女儿阿拉(1945519日)。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迪爹恩科和维利科诺娃(此图片来自博物馆的档案库)
晚会的节目
来自一篇文章的片段(1968年)
游击手稿是战争时期的一面镜子。其表现出勇敢地忍受失败痛苦的人的命运,他们为军事上的成功而欢欣鼓舞。他们以希望和信仰为生并热爱生活。
5号"库图佐夫"游击队手稿(1944年)
任何使用或复制材料或网站材料,设计元素和设计的集合,只有在权利人的许可下才允许,并且仅在参考资料来源时允许: www.belta.by
© 白罗斯通讯社会, 2018
© 白罗斯卫国战争史博物馆,2018
Left
Right
Made on
Tilda